坐木马的黄文 银安大厦小熊故事

邵卓泽将房间的门合上就离开了,浅缘走进浴室,将身上破烂的裙子脱掉,赤身站在淋浴喷头下,温度适中的水从头顶淋下来,水流顺着她的曲线往下流,肌肤胜雪,凹凸有致,紧致完美,她把自己彻底冲洗干净,把浴袍穿上,舒服的温水带走了她的疲惫,让她放松下来。

把长发吹干,往自己身上喷了香水,看着镜子里完美的自己,颇为满意地给自己做了一个加油的手势,然后静坐在床上,等待着邵卓泽的归来,然而时间一分一秒过去,等不到人的她心情却是越来越紧张,渐渐的忍不住在房间里来回度步,再给自己加油也无济于事,心底的恐慌与无措她无法掩饰,按下了酒店服务铃,让他们送酒上来。

一个人灌了大半瓶,想要让酒精麻痹自己的理智,让自己坚定不要动摇,一瓶酒见底,她已有七分醉意,桃花眼潋滟迷离,双颊绯红,白皙细嫩的肌肤也泛起一片粉红,煞是迷人。

她摇摇晃晃地站起来,走过去将房间里的灯关掉,顿时整个房间都陷入无边的黑暗中,她的美眸在黑夜中如一束狼光,窗帘被微风吹开,透过玻璃能看到窗外有着稀疏的星光,月光朦胧落在房,清冷却也显得暧昧。

浅缘在心里细细设计着每个步骤,等会邵卓泽回来,如果敲门她也不去给他开门,他手上有房卡,等他自己开了门,然后她就出其不意从门后扑上去,直接把人推倒压倒,然后男人都是一样的,免费的猎物送上门,谁会拒绝?

坐木马的黄文
坐木马的黄文

月黑风高夜,巫山云雨时。乌云遮挡了月光,房间陷入无边无际黑暗,这让她也彻底沉了心思。

浅缘靠着门站了一会儿,腿有点酸,喝了太多酒让她有点晕晕乎乎的,忍不住蹲下来,抱怨着邵卓泽怎么还不回来呢?

大约过去十几分钟,浅缘隐隐约约听到了脚步声,人在黑暗中听觉特别灵敏,她越发觉得这个脚步声是冲着她这个房间来的,她顿时一激灵,站直了身子,头也不晕了,手心出了汗,平息静气地盯着那扇门。

脚步声果然在房间前停了下来,然后便响起了轻轻的敲门声,一下一下很有节奏,她的心也跟着一下一下跳着,越来越急促,门外的人等了一会儿不见有人来开门,于是再次抬手敲门,门是木板的,隔音效果很一般,那敲门声如在耳边,浅缘的心几乎要跳出来了,她攥紧了拳头,到了紧要关头,她竟然有了要退缩的意思。

要不,算了敲门声停了下来,隐约听到窸窸窣窣的衣物摩擦声,他应该是在身上寻找房卡,浅缘听着那一声清脆的滴声,心一横,把收手的念头彻底化为灰烬,现在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了!

门被打开,微弱的走廊灯光引入,朦朦胧胧中,一个颀长的身影走了进来,那人似乎也也被这满室的漆黑给愣了,站在原地四处张望。

1 2 3 4 5 6 7 >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