撞击她的花心 女警被犯人

“你不承认也没关系,艾惜,我只是想告诉你,一直纠结在过去的人,是不可能会幸福的。”

严静的话,让艾惜彻底崩溃,她再也无法做到淡然面对,曾经的伤痛,就好像一柄锋利的匕首,一直扎在她的心头,让她痛不欲生。

“爸爸,爸爸,我们什么时候一起去找妈妈呀?”

糖果手里拿着白琮刚给她买的大风车,一双葡萄似的圆溜溜的大眼一眨不眨地盯着傅锦知。

傅锦知手里拿着报纸,闻言轻笑出声,“糖果这么想妈妈?难道不想让爸爸陪着吗?”

小糖果歪着脑袋,一派天真的模样,“可是我想要爸爸妈妈一起陪着小糖果,这样岂不是更好吗?”

傅锦知突然语塞,有些说不出话来,白琮好笑地看着傅锦知一副吃瘪的样子,傅锦知斜睨了白琮一眼,干咳几声,才对小糖果温柔地说,“知道了,爸爸明天就安排人,去找妈妈好不好?”

糖果憋着嘴,有些不相信地摇头,“爸爸,你骗人,上次你就是这么说的,可是糖果都已经去了好多天托儿所,妈妈还是没有回来,爸爸,你是不是,不想找到妈妈,不想糖果和妈妈在一起?”

傅锦知伸手捏了捏她的小俏鼻,“当然不是,爸爸啊,是想找个合适的机会,不然爸爸突然出现,说不定还会吓着妈妈,糖果说是不是啊?”

这么说好像有点道理,小糖果沉默了,嘟着嘴站在一旁不说话,傅锦知掐着她的鼻子宠溺的哄,“怎么了,不相信爸爸?”

撞击她的花心
撞击她的花心

“爸爸,糖果不是不相信,只是糖果太想妈妈了,爸爸,你能不能快点把妈妈找回来?”小糖果拉着傅锦知的衣袖,晃了晃。

傅锦知给白琮使了个眼色,白琮领会,转身向旁边的佣人挥挥手,“把小小姐带下去。”

小糖果紧紧拉着傅锦知的衣袖,“爸爸,你真的会把妈妈找回来吗?”

傅锦知弯腰将她抱坐在大腿上,“当然啦,爸爸说话算数,大一言既出驷马难追。”

佣人走过去,笑着对小糖果说,“小小姐,咱们先上楼吧,您该洗澡了。”

糖果倒也是乖巧,点了点头从傅锦知腿上下来,任由佣人牵着自己的手走上楼。

白琮见小糖果上了楼,向前一步,凑近傅锦知的身边,“二当家,您是不是有什么想法了?”

“白琮,既然糖果那么想让艾惜回到我身边,你觉得,我该不该有什么想法呢?”傅锦知眉眼带了几分邪笑。

白琮心里一凛,“二当家,您想怎么做?”

“既然艾惜软的不吃,那不知道,硬来是不是比较有效果?”傅锦知抚了抚下巴,一副淡定自若的样子。

白琮心里彻底明白了,无论艾惜如何抗拒,她终究,是逃不过这个命运的,傅锦知不会放过她,而她,也从未舍下过傅锦知,这是毋庸置疑的事。

1 2 3 4 >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