学长 嗯 好大 吸我奶 奶真大弄死你

呵呵,背带裤,短袖,马尾……还当自己是大学里的清纯女学生么,真是土得掉渣,这样的对手,她压根儿就不屑于交战,降低了她的格调。

“要不,我回避一下,给你们一点空间?”

女人说着,含情脉脉的看着帝宸诀,微微眨了眨眼睛,挑逗意味十足。

“行,你先回卧室吧。”

依旧是不冷不热的语气,但较之安若溪,又多了分自然而然的感觉,仿佛一对新婚夫妻。

林芊语挑挑眉,从沙发上站起来,着重的看了安若溪一眼,高挑性感的她与唯唯诺诺的安若溪,形成一种很强烈的对比。

如果单从外表和欲望这两个角度出发,瞎了眼的男人也知道,林芊语这尤物,绝对是最佳选择。

“那我先进去咯,快点解决掉,人家等你哦,么!”

林芊语说着,踮起脚,搂住帝宸诀的脖子,娇俏的亲了男人一口,随即便回卧室了,并且关上了卧室的门。

那位保洁阿姨,也十分有眼色的先行离开,偌大的客厅,便只剩下安若溪和帝宸诀二人。

有些事情,外人的确无法插手,只有当事人自己面对,自己解决。

安若溪低垂着头,死瞪着地板,攥紧的手指,指关节发白,身体控制不住的微微战栗着。

两片如樱桃般粉嫩的唇瓣,紧紧抿在一起,死咬着压根,一言不发。

告诉自己,安若溪,有点骨气,不要在意,不要伤心,更不要让渣男看不起!

奶真大弄死你
好大

做错事情的是对方,自己又没有做错什么,何苦要摆出这样一副千古罪人的姿态?

帝宸诀冷情锐利的眸子,一瞬不瞬的盯着安若溪,里面蕴含了太多探测不清的情绪。

他将手插进裤兜里,以一种居高临下的姿态,冷冷的对安若溪说道:“把头抬起来,看着我的眼睛,这是做人最基本的教养。”

很不喜欢安若溪的一点,就是这个女人不勇敢。

遇到任何事情,第一个念头不是去面对,更不是去解决,而是逃避。

所以每一次,一旦他们有争论或是不开心,她都用沉默对待,甚至不敢看他的眼睛。

这样的反应,确实太不利于交流了,并且……也太过楚楚可怜,很容易就让他心软了。

不行,这一次,他是万万不能心软的!

安若溪咬着嘴唇,很听话的抬起头,直视着帝宸诀的眼睛,明明晃晃的,好似会说话。

那一汪如清泉般清澈的眼眸,满满都是晶莹剔透的眼泪,满满都是对他的控诉。

帝宸诀的心,震了一下,闷重而疼痛,反而快速的调转自己的冷眸,有一些些的心虚,不敢直视女人的眼睛。

“问吧!”

男人声音低沉暗哑,冷不丁对安若溪说道。

这样的场面,他见过太多次了,后续会发生什么事情,也了然于心。

有太多太多被他抛弃的女人,歇斯底里,声嘶力竭的跑来问他要个说法,不是闹得鸡飞狗跳,也会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向他寻求补偿。

1 2 3 4 5 6 >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