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 思蜜姐 情感日志 正文 下一篇:

h文np校花 教室停电以后污文

“……”听王妈如此要求我,我一时无语,因为重要的事情还没有来得及和王妈说,还好张剑眼疾手快的将信从我的手中拿过去,对王妈说:‘王妈,我代劳一次如何?政云他还有更重要的情况没有告诉你呢,您老放心的话就将王渠交给我吧,保证完成任务。”

“……哦,好吧,那就拜托您了,多谢多谢了。”王妈说话就立即用了尊称,可见他和张剑的亲密程度远远的不如对我,我心中一时感动,就拍着胸脯对王妈说:“您老放心,张剑和我如同一人,我能办到的事情,他也能办,事不宜迟,让他赶紧走吧,”说着就将张剑推到了里间的窗户旁,一边让张剑穿着隐身衣,一边使用火眼金睛透过窗户往外观看,发现后墙边又多出了几个人,形势比来的时候严峻。

肯定是我们来时扔的那个响声让黑衣人意识到了什么,又不敢开门进来刺探老太太,只好增派岗哨了,或者是他们汇报了王彪,王彪让增派岗哨的,又或者是王彪害怕母亲的安全问题,就自己增加了岗哨也不一定。

但无论如何,似乎是走不掉了。

怎么办?

正在我和张剑左右为难的时候,王妈好像是猜到了问题所在,就喊我们到她面前,说:“我知道你们俩是有办法藏匿起来的,我现在将那些人吸引过来,你们趁机会逃匿,好吗?”

我说:‘好的,但是只能让张剑先离去办事,我必须留下来,因为我这次特意来见您就是想来这里反映这事的。”

h文np校花
h文np校花

“那这样,政律师你有什么事情现在就不妨告诉我,然后你们俩一起去救我的小儿子,那样不是更好吗?”

“是啊,”真是当局者迷,旁观者清,再聪明的人也有百密一疏的时候,于是我高兴的将原来我们了解的情况一五一十的告诉了王妈,当然还是在意识里告诉她的,否则隔墙有耳,会节外生枝的。

王妈听的目瞪口呆,迟迟的说了一句:“真是大事,大事,那个老不死的刽子手竟然在偷心湖里监听我大儿子!我大儿子还不知道!那个红毛小子竟然是内奸!天啊,我老婆子活这一大把年纪,这两天所做所闻的竟都是闻所未闻的事情,我老婆子真是长见识了,可是,我也不知道怎么办好了,……”

说着说着,就又要给我下跪,说:‘政律师啊,我的两个儿子就拜托您了,我老婆子死了不打紧,可是他们兄弟俩还年轻啊,您们一定要高抬贵手帮他们一把,好吗?”

我和张剑又赶忙将王妈安抚住,不过我的心里凉了半截,本想着王妈是坚强智慧的女子,曾经一心一意深入虎穴要为丈夫报仇雪恨,这该是多么勇敢多么气势磅博的事情啊,怎么面对自己儿子安全的时候,却都蔫了起来,变得如此脆弱和不堪一击呢。

1 2 3 4 >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