使劲干啊啊公交 嗯啊 花核

安好昨晚有些失眠,估计后半夜两三点才迷迷糊糊的睡着,睡得还不太踏实,第二天早上起的就有点晚。

她看了眼时间已经八点半多了,透过米色的窗帘能看到外面的阳光,陈希扬并不在身旁,安好看了眼没有关严的卧室门,下床走出了卧室。

刚走到大厅,她就看到了在厨房忙碌的陈希扬,他穿着跑步时的灰色运动服,身上还套着一件灰太狼的围裙,头发没有整理,没有往日的整齐却多了几分随意,看着反而更加的温文尔雅。

他将切好的葱姜蒜扔进汤锅又拿起勺子搅了搅,一阵阵菜香就扑鼻而来。

窗外的阳光透过玻璃窗洒满整间厨房,安好看着陈希扬在光晕里忙碌的身影,脑中突然就蹦出一个很美好词语——岁月静好。

这个词说的大概就是眼前这一幕吧?如果能够这样一辈子,哪怕没有大富大贵,没有蒸蒸日上的前途,去不了更多更广阔的地方,只能守着这一方天地,只能拥有那一间小超市,那也是幸福而甜蜜的吧?

很多小人物不都是这样忙碌而简单的过完这一生的吗?

安好迈步走进了厨房,站到陈希扬的身后伸手环住了他的腰,将脸贴在了他的背上,嘴角边扬起幸福的微笑。

“睡醒了?”陈希扬偏过头看了她一眼,拿过锅盖盖在了汤锅上。

“嗯。”安好点了点头,依旧趴在他的背上:“你在弄什么?”

花核
花核

“今天不是要去医院吗?”东西都弄完了,陈希扬也站着没动,任由安好赖在他的背上,柔声说道:“我想着这种事指定伤身体的,所以早上就到超市买了大骨棒,听说用这个熬汤最补身体。”

“嗯?”安好探过头看了眼汤锅,闻着那浓郁的菜香,只觉得心里划过一股暖流,她踮起脚尖亲吻了下陈希扬的脸颊:“谢谢你,对我这么好。”

陈希扬抬手敲了下她的脑袋:“瞎客气什么呢,你是我老婆,我不对你好还能对谁好呢?”

“嘿嘿。”安好不好意思的笑了下,红着脸又亲吻了下他的唇.瓣,轻声喊了一声:“老公。”

喊完她就一溜烟的跑出了厨房,声音远远的传了过来:“你熬汤吧,我先去洗脸啦。”

这丫头还不好意思了,陈希扬无奈的笑了笑。

吃过了早饭,陈希扬就带着安好去了医院,由于辞了职,陈希扬的车被公司收回了,他自己的车也因为开超市的资金不够而卖掉了,两人只能打车过去。

因为是做人流,两人决定去京川妇婴医院,坐上出租车安好就开始紧张,她怕疼,大脑开始不受控制的想象各种打胎的画面,都是非常血腥的那种,她的身体都开始瑟瑟发抖。

察觉到她的紧张,陈希扬伸手将她搂到了自己的怀里亲吻着她的额头低声安抚道:“别怕,我们做无痛的,一点都不疼。”

1 2 3 4 >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