囚禁你揉虐你 房中春意浓

“唐安宁,你算什么东西,有什么资格对我说教!我就是要搞你,就是要毁了秦氏,有本事你弄死我啊!弄死我啊!”

谢雨瞳从文件堆里站起身,踉跄往前几步,冲着她大吼道。

“我说过,这次放了你。现在再你四个字:好自为之!”

唐安宁冷冷看她一眼,说完就没再逗留,带着时海霖离开。

在越过荆辛丑身旁时,她刻意强迫自己忽略那个人的存在,可全身的细胞,却都能敏感地感应到,来自那人的注视。

阴恻恻的,像条毒蛇一般。

“唐总……”

刚走出办公室,就看到个熟人,原秦氏财务总监丁希明,也是谢雨瞳现在的老公。

看这男人的脸色,应该在外面听了一段时间,有些该听的,以及不该听的,应该都听见了。

唐安宁只是淡淡地点了点头,就越过他,往厂外走去。

她对这个丁希明没有半点好印象,以前在秦氏,他为了讨好秦立平,是非不百做出挪用公款的事情。

事情败露后,又抛弃糟糠之妻,典型的渣男!

“唐……”

丁希明抬手再次叫了一声,却在看到对方冷漠的背影后,又生生咽了回去。

回头看了看厂长办公室方向,里面还不断地传来谢雨瞳疯狂咒骂声,他犹豫了下,最终没有过去,转身,也离开了工厂。

唐安宁的坐在车里,刚走出炫韵的工厂大门,就见一辆熟悉的悍马迎面开了过来。

房中春意浓
囚禁你揉虐你

“老阵,停车!”

她连忙叫停车子,打开窗户,向外面大叫道:“顾北清!”

没错,这辆迎面过来的悍马,正是顾北清的。

两部车子几乎相贴着停下,唐安宁下车,快步走过去。

顾北清也已下车,立刻拉住她的手,神色紧张地问道:“你怎样?没事吧?”

唐安宁摇了遥头,仰着头,微笑地看着他,轻声道:“我没事。是时助理告诉你的?”

其实就在刚才,她还是有事的,心情很不好,荆辛丑突然出现给她的惊吓太大了。

可现在看到他,那点恐慌的情绪,立刻就跑不见了。

“嗯。没事就好,上车再说。”

顾北清摸了摸她的头,牵着她上车。

在回家的路上,唐安宁将事情的经过,一一告诉了他。

“对不起,是我的疏忽,我保证,以后再也不会了!”

听完,顾北清懊恼不已。

他早就知道荆辛丑已经出狱,也派人监视着他。

却怎么也没想到,谢雨瞳跟他们竟然还有这层关系,让他钻了空子。

唐安宁轻轻地摇了摇头,倾身,缓缓依在男人怀里,轻声道:“你没错,说实话,连我也没想到谢雨瞳竟然是那个警察的女儿。而且以她这种性子,被人利用是迟早的事。”

“你这次放过她,炫韵呢,还想要吗?”

顾北清揽着她,一手掬起她的长发,慢慢把玩着。

1 2 3 4 >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