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吻细致小说 被草的黄小说快穿

“你都经历了什么?给我说说吧?好不好?”

张培培好奇的看着徐佳欣,两只大眼睛里都是渴望的光。

徐佳欣笑着看看张培培,这丫头是不是将自己的经历当成一个故事了?还是一个孩子啊!

“呵呵,讲就讲,其实也没有什么特别的,无非就是一个小女孩的成长历史,走的路,见的人,经历的事情。”

徐佳欣也不知道为什么,今天就是想将自己的经历和别人分享一下,也许是寂寞太久了,也许是因为今天的心情不怎么好,也许是想倾诉自己的心情,总之,徐佳欣还是将自己的过去当成故事讲给张培培听。

“小时候,爸爸妈妈总是很忙,我就被寄放在了姥姥家里,姥爷是一个老八路,只是他没有像别人那么出名,退伍了就在老家种地,在那段混乱的年代里,还被人批斗过,虽然后来平反了,可姥爷心里这口气一直没有顺过来,最让姥爷伤心的就是他的好朋友给他罗织的罪名,让他在那十年里吃了不少苦。姥姥是一个普通的农村妇女,一辈子没有上过学,仅会的几个字就是她自己的名字,而这还是扫盲班教给她的,这就算是扫盲了,从大字不识一个,到大字认识了三个。我妈妈有两个姐妹,一个姐姐嫁给了一个工人,后来离婚了,带着三个孩子独自生活,日子过的很苦,如果不是姥姥接济他们点,大姨恐怕日子更不好过。老姨嫁给的也是工人,后来也离婚了,嫁给了一个自由职业者,做过生意,开过饭店,日子过的不好也不坏,不过总算是不用姥姥他们接济了。我妈妈是老二,高中毕业,后来上了大学,当了老师,也是在当老师的时候认识的我父亲,由于妈妈是家里孩子当中唯一有工作的,养家的责任就落到了她的肩上,在结婚之前,妈妈没有积蓄,所有的工资都交给姥姥安排,加上姥爷的退休金,就是家里的全部经济来源,那时候虽然种地,可收获的粮食也不够一家人吃的,所以,偶尔还要拣点野菜什么的贴补一下才能勉强度日。”

亲吻细致小说
被草的黄小说快穿

张培培听的是津津有味,她从来不知道徐副秘书长家竟然有这样的过去,她从小虽然缺少父母照顾,可一直环境都不错,有保姆看管着她,所以她根本就不了解贫穷的家庭是怎么过日子的,现在听起来,觉得很新鲜很有趣。

“爸爸妈妈结婚以后,妈妈的工资还是会大部分交给姥姥,只是那时候的生活水平在逐渐提高,姥姥家也不是太困难了,再后来有了我之后,爸爸已经开始当官,有了一点地位,生活条件就一下子变好了许多,妈妈的工作也调整了,从学校转到了医院,当上了医生,好歹工资是提高了不少。那时候大姨和老姨都还没有离婚,姥姥家的负担一下子就变轻了,我懂事的时候就在姥姥家住,姥姥一直照顾着我,对我比对大姨家的三个孩子都好。你不知道,我小时候可胖了,姥姥叫我小肥猪的。”

1 2 >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