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9年9月17日日记 大棒棒止痒

四年后。

御庭幼儿园。

傅欣然踩着点来接孩子,看到冲她跑过来的小萝卜头时,原本冷着一张脸的傅欣然不由得露出一抹微笑。

“慢点儿跑我的宝贝诶。”脚步也是不由得向前了几步。

四岁的傅珏跑上去一把抱住傅欣然,奶声奶气的问她,“爹爹今天还是不来接小珏儿吗?”

傅欣然揉了揉他的额头,“你爹爹今天有些事情,等他处理完事情后,就会回来陪你的。”

傅珏脸上划过一抹失落,他原本以为爹爹会来接他的。

傅欣然叹息的揉了揉他的脑袋,眼底划过一抹心疼之意。

四年前,傅君墨消失了整整半月后,怀里抱着个奶娃娃突然出现在的她面前,他说,那是他的孩子。

是他和……安凝的孩子。

虽然他在说安凝的时候,眉头紧锁着,好似不知道安凝这个人到底是谁一样,可她看的出来,他对这个孩子是真的好的。

即便是平日里他对这个孩子冷情的厉害。

她原本以为傅君墨都是装的,装作不记得安凝,假装忘记了关于安凝的一切。

可这四年里,她没在他的嘴里听到过哪怕一次关于安凝的事情,甚至就没他的书房或者是家里,都没有任何关于安凝的东西……

她这才不得不相信,他是真的忘记了,忘记了所有关于安凝的事……

只是,从四年前开始,每年他都会莫名的消失一段时间,在那一段时间里,没人知道他去里哪里,又在做什么。

2019年9月17日日记
2019年9月17日日记

“小姨,你是不开心了吗?”傅珏一直都是个很敏感的孩子,他抬头,大大的眼底满是担心。

傅欣然将他抱起,含笑的摇头,“只要我们的小珏儿天天都开开心心的,小姨也会每天都开心的。”

“真的吗?”傅珏冲她微笑。

“真的。”她现在唯一的愿望就是怀里的这个宝贝能健康成长,无论发生什么,她都会将自己所有的爱都给这个孩子。

这是她欠他的。

傅珏跟着傅欣然回到家的时候,傅君墨已经坐在客厅里了。

他戴着一副金丝框眼镜,原本就优雅无比的他更是增添了一份贵气。

傅珏看到傅君墨的刹那,他松开傅欣然的手,冲着傅君墨就跑了过去。

“爹爹!”

傅君墨身上想来都是带着生人勿近的气场,可傅珏大小就不怕傅君墨,甚至对他格外亲。

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这孩子性子随了安凝的原因,因为从小到大,只有安凝不怕傅君墨,不论他发多大的脾气,只要她冲他笑,他所有的怒气都会消散的一干二净。

如同这个孩子。

傅君墨放下手中的电话,一把将傅珏抱在自己的怀里。

“爹爹今天忙什么去了?怎么没有来接小珏儿啊?”

“有一些事情要去处理。”

“是很重要的事情吗?”

1 2 3 >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