娇喘被操 放学后的保健室黄文

言家,言怡然无精打采的坐着,心中沉闷。

兰如意也不言语,她现在心情也特别糟糕,南宫泽和兰如烟好了,而且那个兰如烟似乎知道一些攀岩摔下来的事情。

“然然姐,那些人拿了我的钱却不给我把事情办漂亮,连个女人都弄不死,他们是做什么吃的?”兰如烟想起兰如烟在练车场上居然能生还,就怨恨满腹。

“兰如烟还真是命大,一次一次就跟有九条命似的,怎么打都打不死。”言怡然有时候还真是佩服兰如烟的命。

“她似乎知道了攀岩的事情。”兰如意站起身,紧握双手,“兰如烟,她一直都是我心中的一个鱼刺,拔不掉她我寝食难安!”

“兰如意,你冷静一下!”

“你说了多少次冷静了?可是叫我怎么冷静?她已经和南宫泽好了,下一步就要和南宫泽结婚生子,白头到老。而且我们想控制她的目的根本就成立不了,等于说我们已经失败了。”兰如意再也无法保持镇静。

言怡然更加慌乱,但是她不能表现出来:“如意,现在你还是不要再轻举妄动了。兰如烟她并没有你加害她的证据,不然她也不会使用一些小技俩来吓唬你。你先沉着冷静下来,才能更好的反击不是吗?”

“反击?怎么反击?她现在有南宫泽护着,我们怎么反击?”本来想把爷爷弄回来压制兰如烟,谁想事与愿违。

娇喘被操
放学后的保健室黄文

“你爷爷不是回来了?他不是最听你的话吗?你可以装可怜,可以装无辜,然后把兰如烟弄臭。”言怡然在兰如意耳边如此一番,兰如意顿时神采风扬。

“我怎么忘记了?对啊,我还可以这样啊!”

——

“请进!”南宫泽醇厚的嗓音传来。

兰如烟推开门嘻嘻一笑:“总裁大人,饭菜已经好了,敢问总裁大人饭否?”

南宫泽抬眸,嘴角弯弯,“你怎么来了?”

“我不该来吗?还是来的不是时候?”兰如烟嘻嘻哈哈问。

南宫泽合上文件,起身走到沙发前坐下,兰如烟把饭盒搁在矮几上,扭头笑眯眯的望着他。

“这种眼神要表达什么意思?”南宫泽揽她入怀,菱角分明的嘴唇微微勾起,平添了几分英气。

兰如烟双手抱脸,眼神潋滟:“想你呗。”

南宫泽注视着她白里透红的小脸,喉结滚动,低头靠近她,贴耳说道:“你知道你这样很容易引人犯罪。”

兰如烟轻轻咳了咳,直翻白眼:“能不能纯洁一点,不要这么鬼畜。”

南宫泽低低轻笑,还不忘揶揄:“你不是挺喜欢幽默的吗。”

兰如烟哈哈笑了三声:“这就是您的幽默?真心不敢恭维。今天晚上我要回家里去住。”

“奥,不怕被兰如意欺负?”

“怕什么?再说真要动起手来谁欺负谁还不一定呢。”

1 2 3 4 >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