黄文在教室 捏花核出水舔湿

堂主,东西全找到了。外而,伴着哗哗的雨声飘来了冷刚浑厚的嗓音,别看那条船有点破,里面的东西可真是齐全。说着,冷刚用脚踢开破木门走了进来,身后还跟着两个同样高大威猛的男人。

冷刚手里提着一个大的超市购物袋子,里面装着一条浅灰色的毛毯,被他紧紧搂在怀里。他身后的两个大男人怀里也抱了一堆东西,可谓是锅碗瓢盆应有尽有,其中一人手上还提着个煤油炉子。

有没有找到感冒药?沐易寒抬头望着收获颇丰的搜船三人组。瞧他们手上拿着的东西,想必邵峰用的应该是一艘渔船。一般来讲,渔船上除了必备一些生活用品外,也极有可能会放些常用的药品的。

没用!冷刚摇头,神色有些沮丧,我会三个在船舱里找了三遍了,都没有发现感冒药之类的药品。说着,冷刚把手里的毯子递到白水心手里,白小姐,我看到这条毯子就拿了过来,你别嫌弃脏,给南总盖上吧。看南总烧得整个人都抽–搐了,所以他就把这条毯子拿了过来。

谢谢。都这个时候了,哪里还会嫌弃脏啊,有得盖就不错了。

白水心接过冷刚递过来的毯子赶紧走到南瑾辰身边,快速地把毯子掏出来,撑开后盖在了南瑾辰身上。

沐大哥,你们赶紧去休息吧,这儿交给我就行了。

帮南瑾辰盖好毯子,白水心转身看到沐易寒正在点煤油炉子,冷刚正在把矿泉水一瓶一瓶的拧开倒进一口小锅里,另外两个人也是忙碌的紧,正在把盆子里放着的半把挂面、两个鸡蛋往外面拿。

捏花核出水舔湿
黄文在教室

看到挂面和鸡蛋,白水心的眼睛都要亮了。这个时候能寻到这两样东西真心不错的。南瑾辰好像一天一夜都没有吃东西了,如果他的烧能退下来,到时候他醒过来就给他煮点东西吃。

你一个人能行吗?沐易寒利落地把煤油炉子点着后,抬头望着面色憔悴的白水心,而后又看一眼她裹着黑布的伤脚,担忧地问道。

没事,我可以的。

好吧。有事再喊我。说着,沐易寒起身朝外面走去,刚迈了一步突然顿住脚步,转身看向南瑾辰,话却是对白水心说的。

弟妹,阿辰身上的伤疤是怎么回事?

昨天晚上他离开时,看到阿辰上腹部似乎有道狰狞的伤疤,当时准备开口问时,看到他正一丝不苟地给他家媳妇包扎受伤的脚,他便没有去打扰他们。

白水心眸色闪了闪,如实说道:两个多月前,若若,就是我们的女儿—-其实,说到这儿时,连她自已都没有觉察出来,她竟然脱口就出了我们的女儿这几个字。

她得了肝衰竭,瑾辰他给她做了肝移植手术。

两个多月前他做过肝移植手术吗?

不仅仅是沐易寒,就是走到门外的冷刚等三人也是惊怔住了。

1 2 >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