黄文h短 想 湿 水 紧 大 插

“要不,我们去向沐霖说明实情吧,只是一盆花而已,不至于这么小气吧。”大祭司看了一眼坐在床边兀自伤神的楚芜莜说道,清欢见自己主子不高兴,懒懒的爬到楚芜莜的手臂上,似是想安慰一下楚芜莜。

楚芜莜摇了摇头:“目前还不至于让一个个堂堂的皇帝去给一个孤傲的小子赔礼道歉,我在等消息。”

楚芜莜看了一眼尚未明白自己话语的大祭司道:“我派了人去查沐霖的底细。”既然决定了要支持沐霖,就该对沐霖的底细一清二楚,这样不仅仅是对陵城的百姓负责,更是对北冥负责,陵城不能交个一个连皇帝都不知道的人物手中,这样太危险了。

“哈哈”。空中传来一声轻笑,楚芜莜赶忙推门出去,就看见聂无悔一脸笑意的对着自己。

“你来这干什么?”楚芜莜心中燃起一丝不好的预感,总感觉有什么事要发生了一样。

“实话告诉你吧,不要在调查三小子了,那小子是个没有母亲的孩子,人家那么可怜,你还去调查人家,你做人怎么那么损呢?”聂无悔劈头盖脸的骂道,楚芜莜捏紧了拳头,要不是大祭司在一旁拦着,楚芜莜早就一拳头抡上去了,那还会给他说话的机会。

“那我的人呢?”楚芜莜咬牙切齿的问道。

“现在应该在河里泡着的吧,总不能抛尸荒野吧。”聂无悔理所当然的回答道,天知道,楚芜莜为了培养这些暗卫,花费了多少心血,这些人还有是从小就跟着楚芜莜的,简简单单的就把他们扔进河里,怎能不让楚芜莜气氛。

想

“嘶嘶”。清欢张开利齿,对聂无悔震慑着,聂无悔看着这条小青蛇对自己龇牙咧嘴的,心里也染上个几分不快:“在这样,我就把你扒了皮烤着吃。”

“嘶嘶”。清欢叫的更亮了些,要不是楚芜莜的眼神示意,它真想一口气活吞了这个老家伙,不但对自己的主人不敬,还对自己口出狂言,真是要反了他了。

楚芜莜觉得自己不能就这样败下阵来,想起当初木枫壹的一句话就把聂无悔逼得发疯,心里顿时有了主意。

“北雁六侠的苏青眉前辈可认的?”楚芜莜冷冷的问道,嘴角带着戏谑的弧度。

北雁六侠,苏青眉,这些字眼在聂无悔的脑海中闪过,带着前世久违的记忆席卷了他的脑海,他们是谁,为什么一想起来自己的心就那么的痛。

看着聂无悔安静了下来,楚芜莜还不忘在补上一刀道:“听说那苏青眉是前辈的妻子,还怀着孩子呢。”

妻子?孩子?聂无悔抱紧了自己头,对楚芜莜大喊道:“你说的都是假话,你这个骗子,你和那个老东西一样,害人不浅。”

楚芜莜走进聂无悔声音低沉,像来自寒冬腊月里风:“为了自己,不惜伤害自己的妻子和孩子,为了自己的荣誉,不惜残害作为自己兄弟的北雁六侠,前辈,您说,是谁害人不浅呢?”

1 2 3 4 >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