好深 啊 很想和胖老头刚交

毕竟只有一只手,另一只手还缠着绷带泛着疼,厉庭琛使不出多少力,砸出去的拳头被陆立峰轻轻地就挡住了。

陆立峰看着他那气急败坏的模样,英俊逼人的脸上笑意更开,不趁着此刻调侃他,以后是再没有机会了。

他悻悻地摸上了自己的脸,笑着摇了摇头,啧啧道:“还是不要了吧,嫂子好像很迷我的这张脸,要是我破相了,她还不要哭死?”

厉庭琛:“……”

脸色更加阴沉,拳头捏的咔咔作响,陆立峰知道他是真的要生气了,连忙摆手打着哈哈,“开玩笑的呢,这么认真干嘛,你怎么样了?手要不要紧?”

他说着,俊脸上已经恢复了一片严肃,目光悄无声息地转移到了他缠着绷带的手臂上,心里却是生出一股复杂的情绪。

陆立峰表示,他从来不知道,自己的好兄弟,有一天也可以为了另一个女人而如此拼命……

厉庭琛冷哼一声,又靠在了床上,俊脸上的阴沉慢慢散去,“死不了,只不过这手,可能要几天恢复,我现在抬都抬不起来。”

闻言,陆立峰心里一抽,两道剑眉微微拧起,脸上的严肃神情加剧。

他眯了眯深邃的眸子,直直地盯着厉庭琛看,被男人注视久了,即使是自己的好兄弟,也是一种很奇怪的事情。

厉庭琛瞥了他一眼,不自觉地缩了缩眸子,“你这么看着我干嘛?我对你可没有兴趣,你也看到了,老子已经结婚了!”

啊

“诶,庭琛……”

陆立峰倏地打断了他的话,调侃地语气也变得无比的认真严肃,“我说,你不会还真的爱上嫂子了吧?”

这句话其实是很矛盾的一句话,陆立峰都已经叫顾一念嫂子,自然知道,他们已经结婚,夫妻,不就是该相亲相爱的吗……

一句话落下,病房里活跃的气氛瞬间又冷凝,尴尬,沉默,慢慢地在他们之间缠绕。

厉庭琛抿紧了薄唇,腾出的一只手不自觉地捏紧,剑眉又是深深地拧起,心在这一刻却是跳的格外的厉害。

他知道问出这句话地意思,这个瞬间,两张女人的脸,在他的脑海里不断地交织出现……

片刻之后,厉庭琛松开抿紧地唇瓣,薄唇一勾,脸上露出自嘲的笑容,“爱上了她吗?也许吧,至少现在,我不能失去她,不能。”

最后那句话,他在说给他听,也是在说给自己听到,白天,见到她被那样绑着,差点被别的男人玷污,他原本以为死寂了多年的心里,又涌现了深深的心疼……

顾一念,她是个神奇的女人,最初的闪婚,他是抱着玩玩的态度,已经她可以救她的目的,可是现在,不过短短一个多星期,他就已经开始在心里无比地纠结……

陆立峰看着他那脸色,别过目光去,深沉的叹气:“见你这么拼命地救一个女孩子,我就已经知道不好了,果然……庭琛,别怪我没提醒你,你结婚可以,你和嫂子生孩子也可以,但是,你不能爱上她,也不能给她爱上你的希望……”

1 2 3 4 5 >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