便娇躯微颤了一下 略显紧张 抖音惩罚磨豆腐

丁秋云红唇轻启,一脸惊喜,正准备打招呼,被陈昊天的眼神硬生生砸了回去。

丁秋云怯懦娴淑不假,却不是笨蛋,陈昊天那边一使眼神,就知道陈昊天不想跟她在大庭广众之下相认,于是赶紧朝后退退,佯装惊诧的看向陈昊天,眸中还间或闪烁着惊喜。

不愧是丁丁的老娘,这智商,至少要点个赞……陈昊天闹不明白怎么自己碰到的女人,没一个笨蛋?

呃,这个……

其实世上笨蛋很少,特别是女人,只不过男权社会,男人出于大男子主义作祟,被女人怯懦温顺的表面蒙蔽而已。

科学研究证明,女人在观察力方面,比男人高了太多。

时尚玉女见冷不丁窜出来个愣头青,很是惊诧,赶忙将陈昊天上上下下打量一遍,然后樱唇微微一翘,眉宇间划过浓浓的不屑。

又冒出个穷鬼,看架势还要替那女人出头,也不照照镜子,就那一身寒酸样,有那个资格吗?知道我男友是谁吗?知道怕怎么写的吗?

“你什么意思?”时髦女郎冷冷看向陈昊天,脆声质问。

“我是说你刚才的要求很合理。”陈昊天微微一笑,朝时髦女郎裙上的污垢看了眼,一脸的惋惜,“那么好的一条裙子即便洗干净,也没有先前漂亮,这位大姐赔偿一件全新的,是应该的。”

时髦女郎眨巴着眼,有点看不明白了,你这是帮着我说话吗?恩,看来本姑娘的魅力太强大了,都没怎么动员,就有人主动站出来救美了,不过……用得着你站出来说话?你又不是英雄。

抖音惩罚磨豆腐
略显紧张

丁秋云一愣,有点闹不明白陈昊天的意思,轻声道:“大兄弟,你这是…….”

陈昊天大手一摆,对丁秋云道:“这位大姐,不瞒你说,以前没发达的时候我也碰到过这种事儿,算是同病相怜吧,所以这事儿我替你担下来了。”

此言一出,众人又是一片哗然。

没发达的时候?尼玛,这小子穿着不咋样,难道是传说中的土豪?哦也,貌似有好戏看了。

时尚玉女赶紧将陈昊天从上到下又打量一遍。土豪她也不是没接触过,可面前这位怎么看也不像财大气粗的主儿啊,便道:“这位先生,你确定要替她赔偿?”

“明摆着的事儿,没那个金刚钻哪敢钻大缸?”陈昊天意味深长的看了眼时尚玉女,豪情万千的道,“我什么都缺,就是不缺钱,套用一句比较流行的话,有钱就任性嘛。”

我靠!这货说话更嚣张!刚才时尚玉女字里行间隐有炫富的苗头,没曾想来个更不靠谱的,大庭广众之下直接就任性了,于是乎,围观的小伙伴们瞪大眼睛,看看土豪今儿怎么个任性法。

时尚玉女可不是脑残,人家话都丢出去了,断然有那个资本,要不也丢不起那个人,由此看向陈昊天的眼神全然变了,话语也轻柔下来,俨然知书达理的大家闺秀:“这位先生,我刚才也没有为难这位大姐的意思,谁碰到这事儿不生气呢?要知道这条裙子可是爸爸送给我的生日礼物,很有纪念意义的,怎么可能不心疼?”

1 2 3 4 5 6 7 >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