啊啊啊疼 教室里 张书瑶黄文

大嘴荣从我手上夺过镇尸符,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窜到竹床跟前,啪地将符贴在粽子脑门上。这小子拍拍双手,吁口气说:“搞定了,进来吧。”

哪知粽子突然睁开眼,问道:“谁?”

我勒个叉叉,当时吓得我全身汗毛唰唰的往下掉,有没搞错,粽子还能开口说话?还是贴了镇尸符的!

大嘴荣更别说了,赶尸这么多年,恐怕从来没遇到过张口说话的粽子,吓得双腿一软,差点没跪下。他脑门上冷汗一层层的往下滚落,拿着手机的手,颤抖不停。这让我想到,莫非僵尸变化为旱魃,就能口吐人话?

“萧影,是你!”大嘴荣看了半天,忽然吐出一口气,整个人往后面墙上一靠。

什么,萧影?我嗖地一个箭步冲进来,挤在大嘴荣身前,低头一瞧,不是她是谁?这丫头正紧皱眉头,一脸茫然的望着我们俩,似乎神智不太清醒。我一颗心顿时落地,谢天谢地,终于找到她了,心里竟然有一种莫名的激动!

“你们……是谁?这是哪里?”萧影说着就要起身,但眼神里闪过一丝痛楚,跟着又躺倒下去。

我伸手去扶她,这丫头慌忙往里缩身:“你,你不要碰我,你是谁?”

哥们心里咯噔一下,糟糕,她不会失忆了吧?我急忙跟她说:“我是王林,他是大嘴荣,你不认识我们了?”

“似曾相识,让我想想……”萧影表情显得挺痛苦,似乎在极力搜索记忆。

教室里
张书瑶黄文

大嘴荣一把将我拉到身边,低声说:“我看像得了失忆症,先想办法带她离开这儿再说!”

我点点头,转身跟萧影说道:“我们是同学,又是患难朋友,现在是救你出去的。跟我们走吧!”说着去拉她的手臂。

萧影扑棱一下从床上坐起来,往后缩身道:“你别碰我,我想起来了,有个倒霉蛋叫王林……”

“对,那就是我,你还记不记得,我那天晚上去女生宿舍给小湘送月饼,遭到女生追捕的事?”

“哦,想起来了,活该!”萧影沉脸骂了一句,忽然掩嘴笑起来。

我回头跟大嘴荣对望一眼,不对啊,怎么觉得这丫头没失忆,是不是耍我的?又回过头歪脑袋看着她,越看越觉得她笑的有问题。

“看什么看,我脸上有花啊?还不拉我起来?”萧影忽然嘟着嘴嗔道。

晕倒,果然是耍我的,这丫头太调皮了,已经不是被耍第一次。我挠挠头,伸手把她从竹床上拉起来,尴尬的跟她小声说:“拜托,别这么整我好不好,让大嘴荣知道我以前的糗事。”

“拜托,是你自己说的好不好?”

“你要不挖坑,我会跳下来啊?”我恨不得撞墙。

“我不挖坑,你往哪儿跳?”

说的也是,我挠挠头,转念一想不对,你干吗要挖坑啊?

我们仨坐着竹床上,相互说了各自遭遇。萧影和大嘴荣昨晚似乎都是被段天虹打倒的,将他们俩逐一击破。萧影起初被关进后院的僵尸房内,差点没把她吓死。后来,她又被关进中院一个房间。天快亮的时候,她逐渐恢复了气力,把绳子磨断偷偷溜了出来。哪知经过一个窗口下,听到里面传出安胜哲的声音。

1 2 3 4 >
返回顶部